个性签名_qq签名_经典美文_经典语录_伤感文章_情感文章_说说心情_个性签名_恩塔文学
热搜关键词: QQ  爱情  雪花

我们第一次狠狠相爱

2016-01-17 00:00 | | |


  夏微识,那段时间你对我的服务全心全意、一丝不苟,都可以颁发给你服务行业的优质金奖章了。早上你把我的拖鞋套在你的脚上,晚上你等到楼下的小店打烊,因为我一定要吃十二点收工前的臭豆腐。我总是边吃边问你臭豆腐香不香,其实我知道你看见那黑乎乎的玩意儿就恨得牙根痒痒。

  我一直没有察觉,你回答我的语调开始有了一点点的变化。这个变化,我是在2006年6月就要结束的一个中午发现的。我跟你说过我一辈子最大的梦想是睡到太阳落山,所以下课以后,你在外面兼职,我在家与枕头亲密不分。考试来了有你整理的笔记要点,我只需要略微背下就能60分过关。我旷课有你去冒名顶替,反正老师在课堂上从来没有见过我,也不知道我是男生还是女生。

  直到那个中午我忽然醒了,看见电视里主持人念诵着古老的诗歌,声音抒情而悠然:“红豆生南国……”我忽然很想喝红豆甜汤。当然,煮来吃的红豆当然和定情的红豆不是一种豆子,但我才管不了那么多,拿起手机就拼命给你发信息。

  你回来的时候就握着一小袋红豆,神色有些淡漠。我说:“快煮快煮,大火20分钟然后加冰……”我说得几乎要流口水了,你没吭声就进了厨房。等你出来的时候,我在饭桌边上等得差不多又要睡着。色泽浓稠、鲜甜芬芳的红豆水,我吃到第三口,一眼看见里面漂浮着一颗玉米粒,我一推碗,地上哗啦一片。我还没来得及矫情,没来得及投到你的怀抱里,你就摔门而出。

  你丢下一句:“你太难伺候了,老子不伺候了。”

  大二那年,我在食堂吃着恒久不变的炸得金黄鲜脆的鲜藕夹。我有点孤僻,不算漂亮。我一个人的时间很多,我和男生不打交道。我吃东西默默不语。我喜欢默默地喜欢自己所喜欢的东西和人。食堂大厨怎么能把平凡普通的东西做得令人百吃不厌?

  我一口一口咬着,不看任何人。你就坐在我旁边的桌子上。然后你挪动了,坐到了我的对面,我丝毫不去理睬你。我意犹未尽,我还想再去弄一块,你忽然夹起一块放到我的餐盘里。怎么就那么巧合,你的盘子里也有一块?这是不是你的预谋,如今已成悬案。

  我纳闷了一下,抬头,看见你一副快吃快吃的表情,我没有说谢谢,你也没有说不客气。

  你跟我说,我埋头认真吃东西的样子,好像一个可以白头到老的小媳妇。“去去去,谁是你的小媳妇。”我把话说完才意识到我的错误,因为你只是说像小媳妇,没说是像你的小媳妇。

  你看我的眼神,充满柔情。

  柔情,是多么简单的两个字。但力量强大,胜过诗歌、海洋、舰队。你的柔情是一张网,我只能够想到这样陈旧粗俗的比喻了。我是漏网之鱼,但我却奋力一跃,跳回网里去。

  后来的事实证明,你看走眼了。

  我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你说你找到了一个比我温柔一百倍的女孩子。我嘲讽你,问那姑娘是火星来的恐龙还是《怪物史瑞克2》里那样的胖妞?你的话冰冰冷冷:“恐龙、胖妞都比你有人性。你究竟当我是男朋友还是男用人?”

  你摔了电话。你摔了我的门又摔我的电话。从前这些事只有我做的份儿,现在世界颠倒了,我的天空也颠倒了。我再打你的电话,关机,关机,关机。我找到你的室友、你的同学、你的辅导员,他们告诉我你朝南而下了,原因是有家大公司愿意录用你,你提前试工去了。

  我承认,我知道你没有能完完整整看一场电影。就好像《怪物史瑞克2》,我从头到尾笑得快活,而你被我要爆米花、要汽水、要柠檬水、要瓜子、要米脆巧克力、要苹果派的指令,折腾得屁股都来不及做热凳子。我要完了零食,最后要的,是你的肩膀,你的肩膀被我的眼泪打湿了。你的表情很木讷,你没看完整影片,没有了情节铺垫,根本不明白为什么那丑怪物和肥公主的拥抱叫我激动。我没预料到喜剧电影也会有这样感人的结局,我对你说:“真正的童话也许不是美丽的公主和英俊的王子在一起幸福地生活,而应该是幸福的怪物和臃肿的公主热烈地拥抱。”我还问你:“假如我丑了胖了,你还会一如既往地喜欢我吗?”

  你深刻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从来没有漂亮苗条过。”

  我知道你只是开玩笑,可接下来,我看见你淋了一头的可乐,我泼的。我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。

  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,凶猛、恶劣。最后你屈服了。我的武器是分手,你舍不得,你当然屈服。我想大概对付天下的男人,此招一出,再无匹敌的。我想我的《红楼梦》没有白读,爱情也如此,“不是西风压倒东风,就是东风压倒西风”。难道我就没有可爱温柔过吗?我努力让自己不去反省,可是我还是反省了。

  我的答案,还是那一句:“是你太过于宠爱我了吧!”在你面前,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。我对所有人的态度,在你这里统统截然相反。后来,你反过来安慰我,你说:“因为我是你最爱的人。最爱的人,就是拿来出气的。”

  那一刹那,我有过一点点的乖巧温柔,我在你的怀里,喃喃地说:“从此以后,我们都要在一起。”你说:“小媳妇,我跟定你了。”

  小媳妇,小媳妇,你叫得这样顺口,我听得已经习惯了,习惯到我就是你的小媳妇。

  可是你已经不要我了。

  这已经是2005年6月了。

  距离学校限定离校的时间6月30日,还有两天。

  2005年6月28日,你买回红豆的同时,还夹着一本杂志。杂志是给我买的,但我一直没有去翻。我们吵架了,我们玩完了。你觉得累了,你不想伺候我了。杂志被丢到角落里了。

  2006年,我讨厌看电视,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放一部《阿旺新传》。从来没有大红过的郭晋安,却凭着扮演一个傻子阿旺,在中年时候事业逢春。走到哪里,都听得到各地卫视传出来的他嗲嗲地呼唤“小媳妇”的声音。

  阿旺就是这样叫着他喜欢的女孩子,小媳妇,小媳妇。从小叫到大。把一个女孩子挑剔的心,把一段不可能的感情,叫成了真。

  我捂住耳朵,我怕一放开手掌,就会回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里,你该笑话我了吧。

  大二之前,我的功课还依靠自己。我的逻辑学很棒,一干文科生分不清三段论和归纳演绎,我却学得很好,考了89分。后来有了你,我成了世界上最不讲道理、最不讲逻辑的人。

  我对你提的要求,和要星星、要月亮的无理霸道的孩子没什么两样。准确地说,和一个被爸爸宠坏了的小女儿没什么两样。其实,我在家里不是小女儿,是最默默无闻、分不到爱的女儿。说得再详细一点,是第二任妻子带来的孩子,礼貌照顾就够了,没有真心。

  是你给了我机会。

  现在我良好的逻辑学底子发挥了作用——我可以彻底改变自己,因为你离开了。但是我的改变,你看不见了。那么,我的改变是无意义的。

  你的忽然离开,让我陷入了念念不忘的境地。

  念念不忘。从被爱着,到习惯不被爱着,有多痛苦?我说不出来了。

  现在是2007年的5月7日。

  现在,我当然知道你的下落和踪影。我一直都知道,只是你一直不想再见我了而已。

  你结婚了。

  婚礼定在2007年5月的长假,受到邀请的人才有机会参加婚礼。你有没有再与我联系,我有没有送你祝福,我有没有时间在电话里说些无效的话,都已经不再重要了。

  你从我那里搬走了以后,你的教科书,你的自考资料,你的功课笔记,你的杂志,全部都没有带走。我携带着你的那些东西,活生生是作茧自缚的笨蛋傻瓜。我全然不肯舍弃,直到今天,直到现在,我才开始清理,清理准备彻底当废纸卖掉的你的东西。

  我要把它们当废纸卖掉了,为什么我还那么仔细地翻你的东西,最后只余你的杂志,我翻开了那本你买的2005年7月的《读书》。

  杂志里面掉出一张2005年的麦当劳的优惠券。在这张优惠券正面最左边,青色底印着“优惠24式”。

  优惠券丝毫没有被撕破。完全没有被用过,它就这样过期了,像没有来得及开始的爱恋。那些记忆散落了,不知道源头。我觉得好悲伤。

  你终归没有花掉优惠券,就像是所有走失的爱情,最后都不露痕迹。那一年出了卡罗比牛肉卷饼,那一年我们就要毕业,那一年你要向南我要向北,我们的时光濒临崩溃。

  请你把这张优惠券再翻过来,在它的背面,有这样一句话——我跟定你了!

  2005年,你拿着它的时候,是想去吃的吧,是想要和我一起去吃的吧!因为我看见在这句话的旁边,写有我的名字——沈嘉柯。

  如果我看见了,我就不会在你骤然离开的时候,坐在原地对你喊:“夏微识,你滚,我不稀罕你的伺候!”我喊完了,大声痛哭。我总以为你会听见,返回我的身边,可你没有……

  人生不可返回,真正的童话,是你永远在心里记得我,而我永远这样怀念你吗?

  你没有背叛我,我知道你从来没有。

  是我太过奢侈,是我把我们的爱情挥霍尽了,你只能离开我。至此之后,只能空留回忆。我们的岁月,开始各自度过,那就这样吧!